Shemuk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姓江名湖:

自勉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山崎视角]阴雨天

土方副长来找我的时候,我正从最新一轮的监察中结束,收起因为计算错误而多出来的红豆面包,打算出去吃碗拉面来犒劳自己,副长就是这时候出现的,他叼着一支快燃尽的烟,衣服上沾染着外面湿蒙的水汽,他说:“山崎,我请你吃顿饭。”

“不用不用。”我苦哈哈的摆手,生怕他请我吃一碗加满蛋黄酱的拉面,这样我还不如去吃加了红豆的拉面。想起副长前段日子干的丧心病狂的事儿,胃里一阵翻涌,真是的,在别人吃红豆面包的时候,自己却香喷喷的吃着拉面,是人干的事儿?更何况那拉面……然而,五秒后,我还是妥协了,约莫他的眼光太渗人了些。

今天不是个好天气,雨淅淅沥沥的,轻飘飘,风一吹,连伞也挡不住。副长少见的撑了把白伞,油纸伞,看着怪眼熟的,估计这款式最近蛮流行的,一个个的都撑着。

这种天,确实撑伞也没什么用,走到副长所说的那家店,衣服也有些许湿了,早知道就穿了所里的制服,防个水也好。说到这个,我突然发现,副长今天居然没穿制服?要知道,他平时就算休息也会穿着的。

我的胡思乱想,副长当然不知道,所以他早早的坐下,点了吃的东西。这时候我突然清醒过来,“喂喂喂,不会真是蛋黄酱特制吧!”心里嘀咕着,连忙赶到副长身旁坐下,忧心忡忡的等着东西上来,期间瞄了一眼副长,果然还是觉得不太对,身边气压低到死,就像是随时要把我干掉一样。哈,别笑,说实话之前有段时间我还真是这样觉得,不过那也是没办法,谁让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儿,不过自从一次坦白以后副长再也没这么干过,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儿……

东西端上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一碗蛋黄酱特制饭,一碗红豆特制饭——上天果然成全了我不吃蛋黄酱的愿望,然后给了我红豆。

果然……副长是在报复我吧……看着他盯着我的模样,苦笑,心里安慰自己,总是比吃蛋黄酱好的。“我开始吃了!”拿起筷子,使劲的把头低下,开始狂吃。然而副长还是那副“山崎我要看你吃完”的样子,全然没有要动他的心头好的意思。

大抵我真是太饿了,又或者副长带给我的压力太大,一大碗饭,五分钟我硬生生活快吃到碗底。此时副长终于放过了我,“山崎,红豆饭有那么好吃吗?”

“?”我抬头看他,他正盯着桌子上的蛋黄酱饭,神色不明。“还……还不错啦。”我结结巴巴的回答,一面将空碗放下。

“阿,是吗。”他勾出一个笑,眼神却有些不对劲,“那下次试试吧。”

果然……太不对了。我就像是受到宇宙飞船坠落地球一样的撞击,不敢相信面前的副长是真人——如果他不是面无表情的吃下他面前那一碗黄澄澄的东西的话。

“副……副长,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我想我就像发了疯似的往外冲,努力把脑子里那个“鬼之副长”从记忆里翻出来。

跑了一段距离,回头看坐在店里的他,突然觉得此时的副长显得十分孤独,似乎这个天地与他不相容一样。当然,这肯定是我想多了。

走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突然觉得还是有些饿,这也难怪,连嚼都没怎么嚼就吞下去了,嘴巴还是馋着的。拉面却不想吃了,估计自己也吃不完。想起所里还放着几个红豆面包,买了香肠和乌龙茶,打算在最后的保质期之前消灭一下。

然而,我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错,又陷入一种奇异的状态。好吧,简单说就是我貌似又吃坏肚子了。至于为什么说“又”,是因为上一次吃坏肚子,就发现了某些不该知晓的东西。而这一次,也当然不例外……

“啧,土方你真是弱啊。”冲田队长的声音从道场里传出,一如既往的懒散,“你这家伙是不是要随着万事屋的旦那去了啊。”

“滚!”带着微微的喘息,我从未听过副长这样的口气。

喂喂喂,所以说为什么我每次都要遇见副长在和人“秘密会谈”阿……索性开个专栏叫#那些夜拉肚子的我和土方副长的秘密幽会#好了!咦,好像存在病句的样子,唔,算了,总之自从上次拉肚子的我不小心看见副长和万事屋的旦那的幽会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好运可言。所以这一次,我要做一个正直的青年,什么也没听的,疾步走过。

“不过我似乎估计错了冲田队长野兽般的知觉。”此时的我,坐在冲田队长的面前,看着他吃着新品种的巨无霸圣代,不禁有这样的感触。

“队……队长,有什么事情吗?”我努力告诉自己昨晚都是个梦,显得正常无知些——虽然我心里清楚冲田队长叫我出来也就是为了这事儿。

“昨晚,你听见多少?”果不其然,在瞟了一眼我后,队长问出这样的问题。

“没……”

“山崎,你知道万事屋的旦那死了的消息么。”他并没有理会我的回答,说着往嘴里塞了一大口冰淇淋,“那天围剿里跟土方打的最激烈的那个就是他。”就像上一次被发现后的谈话一样,冲田队长永远用这样平淡的语气,说出那样令人短时间内无法接受的话。

“旦那不是和副长……”

“啊,因为有人胁迫了旦那,所以就这样了。旦那的冤屈前几天也洗刷了。”他扔下勺子盯着我,“山崎,他们俩之间的事儿你知道怎么做吧。”

“是!”我回答,却想起上一次同冲田队长这样坐下,也是在这样一天。被发现知道副长和旦那秘密的我,却是被队长叫出来的。他说:“山崎,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那时的口气同现在一模一样。说实话,我无法明白队长为什么会这样做,曾经愚蠢的询问过,却得到这样的回答——“这样,土方那个家伙死了以后就不会去纠缠我姐了吧。”他笑得冷冷的,我清晰的看见他的眼底闪过一道红光,怪吓人的。

“那就这样吧。”看着冲田队长拿着伞走出门外,我突然想起来,昨天副长撑的那把伞原是旦那的,怪不得那么眼熟。

用了整整一天,呆在档案室找这件事的资料,终于还是清楚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然似乎也没必要了。

那天晚上睡得昏昏沉沉,醒来听人说队长和副长打了一架。后来我就再也没看过那把白伞,副长还是副长。而那件事儿,也只有副长和队长和我知道……

后记

再次见到那把伞,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那是我在整理副长的遗物的时候看到的,它和一搓银发放在一起。

“多串君,你还是不行阿。要不要阿银来帮你?”

“闭嘴!”

我突然想起那个夜晚不小心撞到的画面,那是我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那样的他们。

今天,天气也是一如既往的阴沉。

御宅改变——《阿宅,你已经死了》

Otaking冈田斗司夫的言论,在2006年曾经震惊人们的发言,在本书中被扩展延伸,然而比起书名,内容并没有那种让人震惊到无法言语的内容,只是有一种认同感从翻开书的那一刻逐渐加深,可以同作者一起怀念逝去的“热血”时代。
在书中,作者指出御宅并不止是一个欣赏者。而更是一个创造者。他们可以在很多方面——动画、漫画、技术、历史、军事、铁路……而不是现在所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少女系御宅。
书中,作者将御宅分为四个世代,从当初的“电视一代”到现在被动漫以及周边从小围绕起的这一代不同,他们的内心有本质的区别,就如同作者所举例出的科幻界的发展过程一样,从最初的努力去接近到最后的“因为我知道了一个,所以我就是入门了”这样的感觉,在现在的ACGN似乎更明显,打开百度百科,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御宅≠家里蹲≠neet,然而,现在的大多数的人(尤其是中国)因为台湾地区引入时的曲解,使得大多数人认为,“我呆在家里,我就是御宅了。”然而在贴吧里甚至可以看见某种啃老族的言论被当事人认为是御宅族,简直让人啼笑皆非,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本书特别适合这样对御宅存在误解的人来看,书中的很多对于御宅的见解可以让像我一样并不太了解御宅文化的人将思路理清。
我们都属于第三或第四代,这一代人大多数只是作为一个欣赏者的立场来看整个ACG界,那些消费型的宅也有很多人是漫无目的的手着东西,曾看见过一个人的评论,他说:“我只是麻木的收着书。”这种类型的有钱人,对于我来说是无法理解的——对于无感的事物为什么要花费多余的钱呢?我们所谓的这一代,也许根本不算是真正的御宅,同书中描写的那样的科幻界的后继者一样,只不过是关注了某个浅显的表面而已。所以我只愿称呼自己为“ACG的普通爱好者”,甚至连迷都称不上。
在禁网一年后,重新接触到ACG的东西,突然觉得和现在的东西有些脱节,“感觉有些怪怪的。”作者的这句话引起了我强大的共鸣,就如同去年某动漫的神之走红,一群原本不是喜爱这些东西的人走入,他们口嚷着共同的口号,其他……并无其他,而现在,这种事情又开始发生,并且不可能阻止。“你不知道xxx怎么能算宅呢?”这种话也越来越多,就像是书中对于“萌”的系列描写的翻版一般。历史总是令人的相似,老实说我并不认为作者所说的是整个御宅的死亡,我觉得,这更像是在说,那个时代的御宅文化终于要消失,无论是那种共通,还是那种火热的情绪。旧的御宅已死,新的御宅诞生,被曲解的内容终将代替真相。
御宅已死,御宅诞生,最后不过是彻底的改变。